CSP-S 2020 抱灵记

这次考试要钉在我的生涯耻辱柱上了,但是为了让自己对自己的水平有一个清楚的认知,还是写下来吧。

Day -Unknown

初赛自闭了,写啥错啥,最后把答案写在准考证上带出来了,和粉兔的答案对了一下,发现自己最扇贝的第一道代码补全错了一大堆......然后我坚信是自己抄答案抄错了 虽然结果确实是这样

最后貌似是 $88.5$ ?垫底了啊......

Day -1

中间经历了蛮多次模拟考,成绩分为两种:自己考试随便写 和 多校联考随便炸。

然后随便写了一些板子,然后记了一下 $\text{vimrc}$。

Day 0

跑回班上去要 毒奶 祝福,然后成功为我的爆炸埋下伏笔。

Day 1

本来以为上午可以好好睡一觉,结果还是被抓来机房了。又随便搞了一下简单的板子,啥新东西都没学,啥题都没写,颓着颓着到了 $11:00$ 就回家了。

中午睡了一觉,然后下午去湖大考试。

见到了好久没见的 $\color{black}{\texttt{t}} \color{#e74c3c}{\texttt{iger0132}}$ 和 $\color{black}{\texttt{z}} \color{#e74c3c}{\texttt{hy12138}}$,然后想找一找 $\color{black}{\texttt{K}} \color{#e74c3c}{\texttt{arry5307}}$,但是并没找到。

我校的选手倒是几乎没看到几个,只看到 $\color{black}{\texttt{z}} \color{#e74c3c}{\texttt{cdhj}}$ 和 $\color{black}{\texttt{E}} \color{#e74c3c}{\texttt{nder\_zzm}}$ 两个,就跟他们一起进考场了。

$\color{black}{\texttt{E}} \color{#e74c3c}{\texttt{nder\_zzm}}$ 就坐在我右边的右边,感到十分有压力。不过一会 $\color{black}{\texttt{z}} \color{#e74c3c}{\texttt{xyhymzg}}$ 也来了。

随便配了一下 $\text{vimrc}$,下载了题目。不久就发密码了。监考员在黑板上写了一串,但是完全分不清 $0,o,O$ 啊喂。好不容易搞清,还是没解压成功,最后是监考员少加两个括号......无语子。

打开题面,先扫了一遍整个题。于是......开 幕 雷 击......

$\text{julian}$ 是个啥啊,又不需要动脑子,又难写......写了 $\text{3.2k}$,过了 $\text{1h}$ 还是没有过大样例,于是丢了去写 $\text{zoo}$。

$\text{zoo}$ $\text{10 min}$ 秒掉之后发现大样例要跑 $\text{1.5s}$,或许是 $\text{STL}$ 后遗症吧......然后又开始卡常,顺便加上了 $\text{unsigned long long}$,然后就成功忘记特判刚好爆炸的情况,不愧是我

继续回来写 $\text{julian}$,发现某一些位置总是和大样例差 $1$,后来发现是自己有一个地方闰年算错了......

写完前两题已经 $\text{2h}$。

由于是联赛,所以还是考虑的顺序开题,于是打开 $\text{call}$,之前扫这个题的时候,第一眼:

“$\text{woc}$ 这不是扇贝数据结构么!!!”

然后发现自己还是太 $\text{naive}$ 了。执着地认为还是一道数据结构,于是想了很多 $\text{ds}$ 的套路,然鹅显然不会有成果。

发现 $\text{Subtask}$ 里有一个奇怪的东西,才发现调用关系是一个 $\text{DAG}$,我是什么 $\text{sb}$......这时候已经 $\text{2.5h}$。然后把 $\text{DAG}$ 画出来,想到线段树合并,发现时空复杂度都是假的,再度自闭。

听到边上的 $\color{black}{\texttt{E}} \color{#e74c3c}{\texttt{nder\_zzm}}$ 在狂码,过一会发出一声 “我是**” 的怒吼,慌得一批。这给我一种他接连切掉了 $\text{call}$ 和 $\text{snakes}$ 之后安享晚年的感觉。成为我心态爆炸的导火索,淦。

上个厕所,但是并没有给我任何灵感,或许是考场离厕所太近了?此时已经 $\text{3h}$。

回来之后过了会想到了正解,然后花了 $\text{10 min}$ 写了一发正反图做两遍 $\text{toposort}$。过了第一个样例,没过第二个......是真的辣鸡。

对着代码凝视了 $\text{10 min}$,没找到锅,然后就先去想想 $\text{snakes}$。发现自己对于这种 ”足够聪明“ 的题完全没有理解,于是又回来搞 $\text{call}$。

这时候,有同学问了一句:“源文件是什么”......然后监考员就开始了大声喧哗:“@!#…&¥%…&*&%%……¥%Dhsakjdhasjksd”......是真的吵啊......就像那种在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妈一样 虽然确实是大妈,然后解决了同学的问题之后,还接着自言自语......

"你们都到这个级别了还不知道源文件是什么啊......"

"你们要......"

声音大到让我想骂人,关键是她就在我边上吵,成功让我完全没法静下心来调 $\text{call}$。我来了一句 “麻烦可以小声一点吗......” 结果她还不理我......

谢谢这位善良的监考员,也谢谢我自己灌水的脑子,直到下考前 $\text{20 min}$,我都没找到锅在哪里。发现自己不能再肝正解了,于是只能含泪写了 $\text{call}$ 和 $\text{snakes}$ 最 $\text{naive}$ 的暴力。

然后就成功爆炸了......

预计:$100+100+20+20=240$

自测:$100+95+30+20=245$

是真的垃圾啊。

下考之后,$\color{black}{\texttt{z}} \color{#e74c3c}{\texttt{hy12138}}$ 说他 $\text{call}$ 炸了,但是人家 $\text{snakes}$ 有 $\text{70pts}$ 啊......$\color{black}{\texttt{E}} \color{#e74c3c}{\texttt{nder\_zzm}}$ $\text{call}$ 也挂了,但是他 $\text{snakes}$ 有 $\text{50+pts}$ 啊......$\color{black}{\texttt{z}} \color{#e74c3c}{\texttt{xyhymzg}}$ 说他 $\text{snakes}$ 假了,但是他自测有 $375$ 啊......人人说自己挂了,但是他们都比我高啊......

出考场之后整个人都自闭了,本来约着机房团建,由于过于自闭而取消了......

回家之后颓废了一整个晚上,虽然说 $\text{CSP-S}$ 的成绩不是很重要,但是这还是体现了我有多菜吧......

晚上 $11:00$ 听说 $\text{oitiku}$ 有自测数据了,于是交了一发,发现了自己没特判的事实,但是 $\text{call}$ 比预计多了 $\text{10 pts}$,还是无济于事。

Day 2

回到机房,发现机房除了 $\color{black}{\texttt{z}} \color{#e74c3c}{\texttt{xyhymzg}}$ 之外都有一定程度的挂分,等一个 $\text{NOIP}$ 全机房触底反弹。

把 $\text{call}$ 改过了,发现思路没错,但是代码貌似实现有问题,主要还是考场理解不够清晰......

然后花了 $\text{15 min}$ 随便写了一个 $\text{snakes}$ 的乱搞,在你谷上拿了 $\text{75 pts}$。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为什么我不开 $\text{snakes}$,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。

还是菜啊,从 $\text{WC}$ 开始连续爆炸......考试技巧太差了,再加上考场掉智,水平不足。或许是注定的吧......

总结

本次 $\text{CSP-S}$ 成功打了我一巴掌,让我意识到了自己有多菜。接下来一个月、还有我接下来的竞赛生涯里,把自己放低一点,把态度摆正,认真学,给自己一个一雪前耻的机会。

已有 2 条评论
  1. lk lk

    cxy 是真的巨

添加新评论